返回
頂部
我們已發(fā)送驗證鏈接到您的郵箱,請查收并驗證
沒(méi)收到驗證郵件?請確認郵箱是否正確或 重新發(fā)送郵件
確定
產(chǎn)業(yè)行業(yè)政策訴訟TOP100招聘灣區IP動(dòng)態(tài)職場(chǎng)人物國際視野許可交易深度專(zhuān)題活動(dòng)商標版權Oversea晨報董圖產(chǎn)品公司審查員說(shuō)法官說(shuō)首席知識產(chǎn)權官G40領(lǐng)袖機構企業(yè)專(zhuān)利大洋洲律所

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深度
納暮2年前
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guān)點(diǎn),不代表IPRdaily立場(chǎng),未經(jīng)作者許可,禁止轉載#


“本文結合微信朋友圈的公開(kāi)特點(diǎn),對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的公開(kāi)進(jìn)行研究?!?/strong>


來(lái)源:IPRdaily中文網(wǎng)(iprdaily.cn)

作者:吳雪健 王玉姣 王敏 江蘇瑞途律師事務(wù)所


1、引言


騰訊公布的財報顯示,2022年第三季度微信及WeChat月活13.09億,微信不僅已經(jīng)滲透到了人們生活、工作和社交的方方面面,同時(shí)也有越來(lái)越多的商家和企業(yè)在微信朋友圈中展示、宣傳和銷(xiāo)售商品。在專(zhuān)利訴訟和無(wú)效領(lǐng)域,越來(lái)越多的案件中涉及到將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信息作為證據的情形,例如,將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作為現有技術(shù)(現有設計)用于專(zhuān)利無(wú)效,或者將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作為現有技術(shù)(現有設計)抗辯的基礎。


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信息在專(zhuān)利訴訟和專(zhuān)利無(wú)效應用的過(guò)程中,其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在于,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是否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眾所知;只有符合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眾所知,才能將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應用到專(zhuān)利無(wú)效和專(zhuān)利訴訟中。但是,由于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信息的復雜性、相對封閉性和可變更性,使得業(yè)內對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的公開(kāi)存在較大爭議。


本文結合微信朋友圈的公開(kāi)特點(diǎn),對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的公開(kāi)進(jìn)行研究,期望對微信朋友圈中公開(kāi)信息的運用提供支持和參考。


2、《專(zhuān)利法》對“公開(kāi)”的定義


《專(zhuān)利法》中對現有技術(shù)和現有設計具有明確的定義,其中,《專(zhuān)利法》第二十二條第五款規定的現有技術(shù),是指申請日以前在國內外為公眾所知的技術(shù)?!秾?zhuān)利法》第二十三條第四款規定的現有設計,是指申請日以前在國內外為公眾所知的設計。因此,現有技術(shù)和現有設計在認定的過(guò)程中,“申請日之前”和“為公眾所知”是構成現有技術(shù)/設計的必要條件。


在專(zhuān)利審查指南中進(jìn)一步描述現有技術(shù)(現有設計),包括在申請日(有優(yōu)先權的,指優(yōu)先權日) 以前在國內外出版物上公開(kāi)發(fā)表、在國內外公開(kāi)使用或者以其他方式為公眾所知的技術(shù)(設計)?,F有技術(shù)應當是在申請日以前公眾能夠得知的技術(shù)內容,現有技術(shù)應當在申請日以前處于能夠為公眾獲得的狀態(tài)。因此,只要有關(guān)技術(shù)(設計)內容處于公眾想得知就能夠得知的狀態(tài),就構成了《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而不取決于是否有公眾得知,也不取決于某個(gè)個(gè)體是否實(shí)際獲得該技術(shù)(設計)。


因此,考察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的公開(kāi),主要需要考慮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是否處于公眾想得知就能夠得知的狀態(tài)。


3、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信息的特點(diǎn)


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信息的特點(diǎn),直接關(guān)系到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信息內容是否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朋友圈公開(kāi)信息的特點(diǎn)如下:


3.1微信朋圈的公開(kāi)范圍有多種形式


從本質(zhì)上說(shuō),由于微信朋友圈的內容只有微信好友才能看到,因此微信朋友圈天然具有一定的“封閉性”;此外,微信用戶(hù)在發(fā)布朋友圈的過(guò)程中,還可以設置發(fā)布信息的公布范圍,例如,“公開(kāi)(所有朋友可見(jiàn))”“私密(僅自己可見(jiàn))”和“部分可見(jiàn)”,同時(shí)也可以選擇“不給誰(shuí)看”,從而屏蔽部分好友。


3.2微信朋友圈的可見(jiàn)范圍調整


微信朋友圈在發(fā)布之后,微信用戶(hù)還可以隨時(shí)變更朋友圈的公開(kāi)狀態(tài)——修改可見(jiàn)范圍,例如可以將“公開(kāi)”狀態(tài)變更為“私密”,微信朋友圈的可見(jiàn)范圍變更以及變更時(shí)間并不體現在更改后的信息條目上,即無(wú)法直接判斷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經(jīng)歷過(guò)狀態(tài)變更,進(jìn)而可能會(huì )對實(shí)際公開(kāi)時(shí)間產(chǎn)生不確定性。


3.3 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目的


隨著(zhù)朋友圈功能用途的不斷擴展,部分微信用戶(hù)通過(guò)朋友圈信息發(fā)布的方式來(lái)從事商品銷(xiāo)售、宣傳推廣的活動(dòng),朋友圈已成為推廣宣傳、展示銷(xiāo)售產(chǎn)品的重要途徑。根據微信用戶(hù)的“頭像”、“名字”、“個(gè)人簽名”、“允許朋友查看朋友圈的范圍”以及公開(kāi)內容的私密性等信息,結合其朋友圈持續公開(kāi)的情況,可以確定微信用戶(hù)的性質(zhì)特征,判斷微信用戶(hù)是否希望盡可能多的公眾看到自己在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當其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用于商品或公司的宣傳推廣目的時(shí),那么該微信用戶(hù)的朋友圈從發(fā)布之日起就處于非私密狀態(tài)具有高度蓋然性。


因此,僅僅由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信息的特點(diǎn)來(lái)看,微信朋友圈不同的公開(kāi)形式、不同的公開(kāi)目的、不同的公開(kāi)(可見(jiàn))范圍,都直接影響著(zhù)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4、結合案例研究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公開(kāi)”的認定情況


微信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是否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主要應當結合微信朋友圈的特點(diǎn)、朋友圈發(fā)布者的目的和朋友圈的可見(jiàn)范圍設置情況進(jìn)行探討。


4.1支持微信朋友圈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的案例


案例1:第54074號無(wú)效決定中,由于朋友圈中發(fā)布內容多為燈飾圖片,且配有“爆款”“聯(lián)系電話(huà)”等廣告宣傳類(lèi)文字,并且屬于燈飾供應商;同時(shí),根據微信朋友圈內容可以看出當事人出于商業(yè)經(jīng)營(yíng)和宣傳推廣的目的,希望通過(guò)其微信朋友圈讓盡可能多的公眾看到其發(fā)布的內容,具有很強的公開(kāi)意圖,一般而言,其不會(huì )對相關(guān)內容的傳播進(jìn)行限制,符合產(chǎn)品銷(xiāo)售廣告的宣傳性質(zhì)特征,因此,可以認為其微信朋友圈內容從發(fā)布之日起就處于公開(kāi)狀態(tài)具有高度蓋然性,處于不特定社會(huì )公眾能夠獲得的狀態(tài),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案例2:第50031號無(wú)效決定中,證據1所涉及的微信用戶(hù)“飛揚菲雨銀飾1(可以淘寶)AB”,于2019年、2020年連續多次發(fā)布打火機等產(chǎn)品的相關(guān)信息,均包含多款產(chǎn)品的多張圖片及宣傳推廣配文,具有營(yíng)銷(xiāo)推廣的性質(zhì),此類(lèi)用戶(hù)一般不會(huì )拒絕好友的主動(dòng)添加,其2019年06月12日發(fā)布的一條朋友圈信息包含9張圖片和配文,配文主要介紹了該款產(chǎn)品的工藝和設計、尺寸和重量,還包含“原創(chuàng )精品 獨家研發(fā) 全網(wǎng)首發(fā)”“專(zhuān)利產(chǎn)品 仿品必究”等具有較為明確的推廣宣傳意圖;最終決定認為,該朋友圈信息在發(fā)布之日即處于非私密狀態(tài)的蓋然性較高,是社會(huì )公眾想要得知即可得知的,可以認為滿(mǎn)足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性要求。


案例3:第51232號無(wú)效決定中,從微信朋友圈信息來(lái)看,該微信用戶(hù)為永利帳篷廠(chǎng)的銷(xiāo)售客服,其自2015年08月17日起的朋友圈即持續發(fā)布永利帳篷廠(chǎng)產(chǎn)品信息,并多次出現向客戶(hù)問(wèn)好,留下銷(xiāo)售聯(lián)系電話(huà),推薦永利帳篷廠(chǎng)產(chǎn)品及說(shuō)明價(jià)格調整等信息,可見(jiàn)其發(fā)布朋友圈的目的在于宣傳相關(guān)產(chǎn)品,希望產(chǎn)品信息被更多的公眾所知,主觀(guān)上不存在限定特定人群獲取信息的動(dòng)機,并帶有明顯的公開(kāi)銷(xiāo)售的意思表示,因此可以預見(jiàn)其朋友圈內容具有較廣傳播范圍的可能性,在無(wú)明顯證據證明其訪(fǎng)問(wèn)狀態(tài)作過(guò)修改的基礎上,合議組認可證據1-2中所示內容處于社會(huì )公眾想得知即可獲得的狀態(tài)具有高度蓋然性,符合專(zhuān)利法對于公開(kāi)的定義,其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可以視為自發(fā)布之日起已處于公眾想得知即可得知的狀態(tài),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行為。


4.2不支持微信朋友圈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的案例


案例4:第39305號專(zhuān)利無(wú)效決定中,由于微信朋友圈證據中2015年12月05日至2015年12月19日期間,共發(fā)布了6份信息,其中內容多為記錄生活的點(diǎn)滴,并認為該朋友圈并非一個(gè)用于營(yíng)銷(xiāo)的平臺,其更多是用于記錄生活的點(diǎn)滴,屬于分享自己工作、生活、心情的較為私密的空間,而在朋友圈發(fā)布的新產(chǎn)品信息也是旨在讓更多的好友知曉,而非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社會(huì )公眾所知曉,其并不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案例5:第45927號專(zhuān)利無(wú)效決定中,由于證據4的微信賬號為個(gè)人賬號,同時(shí)該微信賬號從2016年01月21日至2016年01月25日發(fā)布的共8條朋友圈內容,其中僅有2條涉及產(chǎn)品圖片,1條為2016年01月23日發(fā)布的配有文字“廠(chǎng)家直銷(xiāo)運動(dòng)水壺 欲購從速、量大從優(yōu)”,另1條僅顯示其標題為“尊敬的新老客戶(hù)親們/春節期,達通塑料制品廠(chǎng)1月26號至2月15號放假/于2月16正……”,其余均為私人生活類(lèi)的照片內容或感悟分享內容,包括天氣、親人病情等,而兩條涉及產(chǎn)品圖片的朋友圈的信息亦無(wú)完整的產(chǎn)品名稱(chēng)型號、銷(xiāo)售聯(lián)系方式等具體文字介紹。因此,證據4所展示的朋友圈信息,其明顯不屬于專(zhuān)用于推廣產(chǎn)品為目的所使用,雖然請求人主張其為請求人公司的所屬員工的微信號,但請求人亦認可其為個(gè)人生活賬號;而非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社會(huì )公眾所知曉,其并不屬于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案例6:第52522號專(zhuān)利無(wú)效決定中,由于微信賬號僅在2019年7月10日發(fā)布的一條朋友圈內容、以及并未顯示存在互動(dòng)等的情況下,不能認定通過(guò)該微信賬號發(fā)布的內容具有用于銷(xiāo)售、推廣產(chǎn)品、歡迎購買(mǎi)的意愿。雖然請求人強調,該微信賬號的微信號包括一串電話(huà)號碼,微信昵稱(chēng)為“朱氏家居連鎖(實(shí)木家具全屋定制)”,但微信號和昵稱(chēng)都可以修改,尤其昵稱(chēng)可以隨時(shí)更改,且不留痕;1月29日的朋友圈“各位朋友們,從明天起原號碼不用,改為新……”對其朋友圈銷(xiāo)售產(chǎn)品的性質(zhì)也起不到證明作用。因此,證據1的內容不足以確定微信賬號“濟南朱總斗牛士”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內容在其發(fā)布之日起就可以為非特定公眾所知悉,因此,無(wú)法認為其已經(jīng)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4.3 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公開(kāi)”的考量因素


綜合上述的案例可以看出,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是否處于社會(huì )公眾想得知即可得知的狀態(tài),是判斷其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的關(guān)鍵。需要基于微信朋友圈自身特點(diǎn),亦需要結合微信用戶(hù)情況、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內容、是否存在推廣宣傳的目的以及持續發(fā)布的情況等綜合判斷。


如果根據該朋友圈中發(fā)布內容的連續性和相關(guān)度可以確定其具有較強的商品推廣銷(xiāo)售的意圖,才有理由推定該朋友圈的主要受眾為對商品的銷(xiāo)售、購買(mǎi)具有較強意愿的主體,該類(lèi)主體對商品的信息有較強的傳播擴散可能性,則認為符合產(chǎn)品銷(xiāo)售的實(shí)際情形,同時(shí)綜合考量用戶(hù)發(fā)布信息情況可以預見(jiàn)具有較廣傳播范圍的可能性,則可以高度蓋然性地認為該產(chǎn)品從發(fā)布之日起,就處于社會(huì )公眾想獲得即能夠獲得的狀態(tài)。相反,如果從朋友圈公開(kāi)的內容看僅屬于個(gè)人信息,或者相關(guān)信息的展示不足以確認其存在廣泛傳播的可能性,同時(shí)沒(méi)有公開(kāi)銷(xiāo)售的行為和意思表示,也沒(méi)有明示或者默示地希望圈內好友多轉發(fā)的意愿,則不能認為已經(jīng)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5、結束語(yǔ)


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信息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在于判斷該信息是否處于社會(huì )公眾想得知即可得知的狀態(tài),需要結合微信用戶(hù)情況、微信朋友圈發(fā)布的內容、是否存在推廣宣傳的目的以及持續發(fā)布的情況等綜合判斷。如果基于現有證據不能夠從朋友圈發(fā)布的內容明顯看出用戶(hù)發(fā)布信息的目的是為了銷(xiāo)售或者推廣產(chǎn)品、具有產(chǎn)品銷(xiāo)售廣告的性質(zhì)特征,則不應認為其處于社會(huì )公眾想得知即可得知的狀態(tài)。


(原標題: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來(lái)源:IPRdaily中文網(wǎng)(iprdaily.cn)

作者:吳雪健 王玉姣 王敏 江蘇瑞途律師事務(wù)所

編輯:IPRdaily趙甄          校對:IPRdaily縱橫君


注:原文鏈接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點(diǎn)擊標題查看原文)


微信朋友圈是否構成專(zhuān)利法意義上的公開(kāi)

「關(guān)于IPRdaily」


IPRdaily是全球領(lǐng)先的知識產(chǎn)權綜合信息服務(wù)提供商,致力于連接全球知識產(chǎn)權與科技創(chuàng )新人才。匯聚了來(lái)自于中國、美國、歐洲、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等15個(gè)國家和地區的高科技公司及成長(cháng)型科技企業(yè)的管理者及科技研發(fā)或知識產(chǎn)權負責人,還有來(lái)自政府、律師及代理事務(wù)所、研發(fā)或服務(wù)機構的全球近100萬(wàn)用戶(hù)(國內70余萬(wàn)+海外近30萬(wàn)),2019年全年全網(wǎng)頁(yè)面瀏覽量已經(jīng)突破過(guò)億次傳播。


(英文官網(wǎng):iprdaily.com  中文官網(wǎng):iprdaily.cn) 


本文來(lái)IPRdaily中文網(wǎng)(iprdaily.cn)并經(jīng)IPRdaily.cn中文網(wǎng)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jīng)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chǎng),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tjjsmcc.com”

納暮投稿作者
共發(fā)表文章3311
最近文章
關(guān)鍵詞
首席知識產(chǎn)權官 世界知識產(chǎn)權日 美國專(zhuān)利訴訟管理策略 大數據 軟件著(zhù)作權登記 專(zhuān)利商標 商標注冊人 人工智能 版權登記代理 如何快速獲得美國專(zhuān)利授權? 材料科學(xué) 申請注冊商標 軟件著(zhù)作權 虛擬現實(shí)與增強現實(shí) 專(zhuān)利侵權糾紛行政處理 專(zhuān)利預警 知識產(chǎn)權 全球視野 中國商標 版權保護中心 智能硬件 新材料 新一代信息技術(shù)產(chǎn)業(yè) 躲過(guò)商標轉讓的陷阱 航空航天裝備 樂(lè )天 產(chǎn)業(yè) 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shù)船舶 著(zhù)作權 電子版權 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 中國專(zhuān)利年報 游戲動(dòng)漫 條例 國際專(zhuān)利 商標 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 專(zhuān)利費用 專(zhuān)利管理 出版管理條例 版權商標 知識產(chǎn)權侵權 商標審查協(xié)作中心 法律和政策 企業(yè)商標布局 新商標審查「不規范漢字」審理標準 專(zhuān)利機構排名 商標分類(lèi) 專(zhuān)利檢索 申請商標注冊 法規 行業(yè) 法律常識 設計專(zhuān)利 2016知識產(chǎn)權行業(yè)分析 發(fā)明專(zhuān)利申請 國家商標總局 電影版權 專(zhuān)利申請 香港知識產(chǎn)權 國防知識產(chǎn)權 國際版權交易 十件 版權 顧問(wèn) 版權登記 發(fā)明專(zhuān)利 亞洲知識產(chǎn)權 版權歸屬 商標辦理 商標申請 美國專(zhuān)利局 ip 共享單車(chē) 一帶一路商標 融資 馳名商標保護 知識產(chǎn)權工程師 授權 音樂(lè )的版權 專(zhuān)利 商標數據 知識產(chǎn)權局 知識產(chǎn)權法 專(zhuān)利小白 商標是什么 商標注冊 知識產(chǎn)權網(wǎng) 中超 商標審查 維權 律所 專(zhuān)利代理人 知識產(chǎn)權案例 專(zhuān)利運營(yíng) 現代產(chǎn)業(yè)
本文來(lái)自于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為http://www.tjjsmcc.com/article_33631.html,發(fā)布時(shí)間為2023-03-14 10:15:46。

文章不錯,犒勞下辛苦的作者吧

    我也說(shuō)兩句
    還可以輸入140個(gè)字
    我要評論
    回復
    還可以輸入 70 個(gè)字
    請選擇打賞金額